导航菜单

乡村纪事我的傻二叔

  文:赵明宇

  本文已获作者授权发布

图:来自网络

在我的祖母去世后,我愚蠢的叔叔无人支持。但我不能看着他饿死。我的父亲从叔叔那里拿着一个破烂的被子,把这个愚蠢的叔叔的手带到我们家。他说他会在他的饭中放一个饭碗。

每次去吃饭的时候,妈妈都会从拐角处走过一个肮脏的木碗,拿出一些剩菜,把一块蟑螂放在上面,脸上带着闷闷不乐的表情,吃着食物,养一只猪比养一只猪好一头猪。

愚蠢的第二个叔叔显然没有足够的食物,伸出舌头砸碎小木碗,眼球不停地看着我们的碗。我母亲看了他一眼,她傻了一下,傻瓜说,一边吃一边去吃饭。

儿子,傲慢地命令他,故意让他快点或慢。同学们羡慕我,王小亮给了我一块橡皮,说我想骑我的第二个叔叔。但是,我的叔叔说他不同意。我的眼睛转过身说,叔叔,你闭上眼睛。然后他对王小亮笑了笑,让他潜入第二个叔叔的脖子。

第二个叔叔站起来,觉得那不是我。他像一只死狗一样落在地上的王小亮身上。王小亮的母亲王小亮,满是血,正在寻找我们的家人。我从王小亮的家里丢了十个鸡蛋,我很生气,所以我没有让叔叔吃三天。叔叔也害怕,就像一只受惊的刺猬,头被钻入猪圈,屁股暴露出来。

我们的家人擅长吃,炒糖果,妈妈对第二个叔叔说,傻瓜,你到外面去采摘柴火。当第二个叔叔出汗并把柴火拿回来时,我们已经吃完了糖果。我秘密地为我的第二个叔叔留了一个。我的母亲看到我说,让傻瓜吃,你不应该吃它!

冬天下雪,我走出学校门口,我的叔叔已经在门外等我,穿着棉花被砸了,鼻子被冷冻了。看到我,Er Shu Le弯下腰让我骑到脖子上回家。第二个叔叔走着摇晃,我不会让他动摇,他不听。街上的人说傻瓜,你的脚被冻成疮,让你给你穿一双新鞋。两个叔叔笑了。

第二个叔叔有很多食物,而且总是满满的。有一次,我的家人蒸了一锅馒头并养了一个亲戚。我的亲戚来了,女孩走了。我很生气,妈妈和猪一样玩。

王小亮不知道哪里可以买到两个核桃,我很生气,我回家后请妈妈给我买核桃。我妈妈不愿意买,我一直在哭。过了一会儿,第二个叔叔气喘吁吁地从外面回来,手里拿着两颗核桃。我很高兴跳起来,我笑了,我的叔叔笑了。我母亲说,傻瓜,你会很棘手吗?不要偷人的家。

刚刚放弃的话。王小亮的母亲哭了,王小亮再次来到我家。当她进门时,她激怒了,说傻瓜拿走了他的核桃。王小亮的母亲说,她会控制你家里的白痴,然后欺负我们的家人孝亮,你还没完成。

这时,王小亮的阿姨刚被选为村长。我的母亲带着微笑陪着王小亮的母亲,急于和第二个叔叔打架。第二天,妈妈说,傻瓜,告诉你一个妻子。两个叔叔笑了。我母亲说要早点吃,多吃,吃,带你去相亲。

那顿饭,妈妈让第二个叔叔吃得很辛苦,第二个叔叔吃得挺直。

我不在学校的下午下雨。我走出学校却看不到愚蠢的叔叔。我很不高兴回家问妈妈,我的叔叔?我母亲说第二个叔叔是亲戚,几天后就会回来,

几天过去了,我对叔叔有些想法。

王小亮的姨妈带着警察来到我家,说我的叔叔被县城的一辆车撞死了。据其他人说,第二个叔叔在水果摊上抢了两颗核桃然后转身跑了。碰巧有一辆车过来而被杀了。

当第二个叔叔的尸体被我父亲带回家时,他手里还拿着两颗核桃,他无法打开它。我哭了,妈妈也哭了,妈妈第一次哭得很伤心。